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章 患难与共心相印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已经微微发亮,东边的天空现出橘色的朝霞。

    一群黑衣人站在悬崖上,互相对视了一眼。

    其中一个黑衣人说:“走。”

    说完,悬崖上已经无人。

    …………

    高敛和碧华顺着车辙印和血迹一路紧张地追到悬崖边上,不一会儿,余下性命的三四名侍卫也顺着痕迹追了过来。

    “小姐……”碧华看着面前的悬崖身子僵住,一瘸一拐地朝悬崖方向走去。

    高敛以为她要轻生,忙拉住她:“陛下和贵人福大命大,咱们找人要紧!”

    碧华身子一软,跪了下来,哭到:“就凭咱们几个吗?伤得伤,残的残……”

    高敛闻言,也面朝悬崖跪了下来,规规矩矩地连磕几个头:“佛祖菩萨保佑,保佑陛下贵人平安无事。”

    这时,一个身穿月牙锦袍,头发凌乱的人,快马加鞭带着人赶到。

    碧华和高敛回头,看到了风尘仆仆而来的拓跋勰。他红着眼睛,衣服很皱,可以看得出,他几天没有合眼了。

    拓跋勰跳下马,抓起高敛的领口问:“陛下呢?润儿呢?!”

    碧华哽咽着道:“被黑衣人逼下悬崖了……连人带马车都掉下去了……”

    拓跋勰愤愤地放开高敛,吩咐随自己前来的肿士兵:“都给本王找!一定要找到陛下和润贵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

    “阿宏……阿宏……”冯润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视线一片模糊,许是摔得太重,加上躺着有些血脉不活,她的脑袋一片晕眩。她撑着身子坐起来,感觉全身都疼得散架。

    视线逐渐清晰了起来,自己所处地方的景物也逐渐清晰了起来。她起身四周打量着,发现自己所处的是一个简陋的草房,屋子里没有过多的家具摆设,除了两个木头做的小凳子外,睡觉的地方铺的是厚厚的草。

    陌生的地方令,又不知道拓跋宏在哪里,令她的心底生出恐惧,她大叫着向外走,“阿宏!阿宏!”

    刚走到门口,就遇到了那个带着人打劫自己的匪贼头领,他手里端着一个碗走过来,“姑娘别慌,你丈夫人没事。”

    听到人声,冯润驻足看去,心里松了口气,“是你?”

    那人来到她面前,将手中的碗递过去,“在下李顺,喝点水吧。”

    “谢谢。”她确实口干舌燥,也不管自己是否身处危险,这水里是否有毒,接过碗一饮而尽。

    见她喝得急,李顺笑道:“喝得这么急,你不怕我下毒?”

    “从悬崖上掉下来都没死,常言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况且,我帮过你。”说着,将空碗递了过去,“我相公呢?”

    李顺皱眉:“他身上有剑伤,失血有些多。”

    “我相公在哪儿?!”冯润脸色一变,忙再度追问。

    李顺指了指不远处的草屋,“在那边。”

    闻言,冯润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朝对面的草屋跑了过去。

    李顺回头看着她的背影,拿起一块写有“六王爷府”的烫金牌,微微皱了眉。来不及多想,他收起金牌,跟了上去。

    …………

    草屋因为过于简陋,没有装门,冯润是直接冲进去的。

    “阿宏!”冯润扑坐在稻草旁,见他面色苍白,紧张地摸了摸拓跋宏的脸,感觉到温度,这才松了口气。

    李顺走进来,“他后肩膀有剑伤,失血过多,没有性命危险。只是,我这小寨子太简陋,没有药来替他治伤。”

    “你救了我们,已经非常感谢了。”冯润感激道。

    “其实,谈不上救。一切都是巧合。你们掉下来的悬崖实际上是个峡谷,你们从高处掉下来,马车会被众多草木所挡,我们兄弟们住的草屋正巧就在这悬崖下,你们的马车从上面掉下来,正好砸在我们的草屋上,这才没事。不过……你们的马死了……”李顺道。

    “但还是要谢谢你救了我们,我们果然没有看错人,你果然是个义士。”拓跋宏睁开眼睛,微弱地说道,莫了,还咳嗽了两声。

    拓跋宏醒了,冯润惊喜不已,扶拓跋宏坐起来,见他气色并不好,关切地问:“相公,你没事就好……”

    “我没事,这下,咱们就是真的患难与共的夫妻了。你有没有受伤?”

    “我一切很好,多亏了这位义士相救。”冯润摇摇头,然后将目光投向李顺。

    拓跋宏将自己的手放在冯润的手背上以示安慰,一切尽在不言中。

    拓跋宏对李顺道:“兄弟,谢谢你救了我们。”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