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五章 白知县的春天(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心不够狠。”

    风吹着,帐篷内油灯摇曳,白慕秋在案几前写着奏章,周围依次落座五人,曹少钦、雨化田、高断年、杨志以及搜捕、追剿梁山溃兵回来的海大富,五人坐在那里,静静的,都未说话,听着案桌前的男子说着。

    握笔的手写着,一缕银丝随着动作滑落肩上,他声音清冷,目光专注,“做事果决,却过于依靠自信,急于表现自己的智慧,人呐.......要一步步走过来,尤其是像咱们宫刑之人,相互扶持才能走的更远,走的更稳。”

    “咱们是陛下的家仆、皇室的奴婢,做些肮脏的事是应该的。”笔悬停,他目光盯在摇曳的火光上,眼神迷离,“可受伤了,咱们也只能自己躲在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舔着伤口,第二天,依旧微笑着别人的嘲讽和戏虐,甚至毒打。那崇庆门有一座煅人炉,便是我们一部人的归处,饶幸活着出了那皇家高墙,也是落得凄惨下场。如今——”

    视线扫过帐内每一个人的脸上,语气渐高,“——如今好不容易从陛下那里讨来一个供我等抬头做人的衙门,哪怕在别人眼里,依旧是恶犬,可终究咱们是堂堂正正像人一样挺胸抬头的走着,不用见着什么大人物便卑躬屈膝,所以本督绝对不允许有谁破坏它、糟践它,维护陛下,便是我等这样一直下去,要是让本督知道有谁手里捏着大权,便生了不该有的心思。到时,咱家会亲手把他心掏出来,捏碎。”

    外面夜虫嘶鸣,帐内火光摇曳,暗黄的光线。

    冰冷的声音,一个字眼、一个字眼的钉在他们心头上。

    白发下,那人阴森可怖。

    忽然,白昼下的天空忽然闪烁一下,轰隆隆——春雷打响。

    ............

    一夜的大雨,到的次日,郓城街道上显得颇为污秽,到处都是淤泥脚印,一辆华贵的马车在主干道上奔行,四周数十皂衣番子前后跟随,迈着整齐的步伐小跑,腰间的刀柄‘哐哐’撞击着,刀鞘上,散发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大军已经开始整装拔营,呼延灼和关胜等人骑卒先行离开,步卒和辎重随后。此时的队伍便是白慕秋回去县衙的路上,马车内,白胜和陈氏羡慕不已的摩挲着厢内的装饰,精美的雕花,自然也有一些大呼小叫,与闭目养神的白慕秋格格不入。

    一路到了,马车停在县衙门口,白慕秋踩着人凳下来,龙跃虎步带着走了进去。白胜和陈氏也想踩着那名番子的背脊下来,却是差点踩了一个空,气的陈氏大骂道:“你个狗奴才,瞧不起我们呀,我相公可是你们督主的亲哥哥,信不信让他砍了你,快过来趴着。”

    那名番子面无表情转身就走,丝毫不理会那俩人。海大富过来,拱手道:“大兄与大嫂莫怪,这份待遇只配督主一人而已,其余人等就连本千户也是没有的。”

    “这....这样啊。”陈氏捋了捋头发,颇为尴尬,随即催促自己相公赶紧下去扶她。

    俩人这才跟着进了县衙里面。白慕秋过来前堂,进到后宅,微微一些皱眉,看看有些冷清的后宅宅院里,守卫虽有,却少了许多,狐疑着进到院中,却没见着那个傻姑娘冲过来,倒是见到三姐白娣和小瓶儿在说什么,待看白慕秋站在院中时,不免有些惊慌。

    “本督不在,似乎出了什么事。”

    白慕秋盯着她俩,心里的疑惑越来越重,扫了一眼周围,没有惜福的踪影,心里忽然一阵发慌,有种不好的预感在酝酿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