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64.26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自动随机防盗章,72小时自动解除。  “如果介意呢?”她问。

    徐寿道:“那就称一声道兄吧, 这称呼到哪里都不出错。”

    “知道了。”杨五点头。

    徐寿探头:“到了。”

    杨五转头。

    小船前面是一座山峰, 峰上不见洞府, 倒是有大片的房舍楼阁院落。就这一会儿工夫,就有许多人飞离, 又有许多人像他们一样刚刚飞至。人来人往, 进进出出,端的是繁忙。

    “这是象忘峰, 宗门十三司基本都在这里了。管着宗门上上下下的吃喝拉撒。”徐寿笑道。

    小船停在一处宽阔之地, 徐寿把船收起,带着杨五进了一处院落。杨五看了眼牌匾,匾上有三个字, 与她母语中的古文字很相像。她眯起眼, 猜出了其中一个字是“籍”。

    “这里便是籍簿司。”徐寿道。

    相比外面人来人往的情景,籍簿司算是相当清净了。这里掌管宗门上下人口登记,除去定期的新进弟子, 还包括妻妾炉鼎灵宠。即便是这样, 今年的新进弟子早登记过了,现在便清闲得狠了。进了正堂, 桌椅倒是齐整,却空无一人。

    “李师兄!李师兄!……”徐寿一连喊了几声,才有个干瘦的老头从后堂转出来, 打着哈欠。“还想着眯一会呢, 怎地今天过来了?”

    “青天白日的你睡什么觉。”徐寿笑啐他, “这是我们炼阳峰新来的杨姬,你快给她登记。”

    “炼阳峰?”老头诧异道,“冲昕道君?”

    徐寿“咳”了一声,道:“是。别那么多废话了,快些登录了,我们还赶着去吃午食呢。”

    “行行行,这就登。玉牌拿来……”

    徐寿就自腰间摘下一枚玉牌递过去。

    老头摊开一本簿籍:“姓名?”

    “杨五。”

    “骨龄?”

    “……十六。”

    老头记录了登录日期,拿着那枚玉牌进了里间。徐寿和杨五在外面等了片刻,老头拿着一个亮闪闪金灿灿的金质铭牌过来,对杨五道:“手伸出来。”

    杨五依言伸出手掌。细利的微风掠过指间,一颗鲜红的血珠便从微小的伤口中挤了出来。老头把那滴血抹在金牌上,瞬间被吸收不见了。“喏。”他将金牌递给杨五,“好了。身份铭牌可自由出入护山大阵,要随身携带,宗门各处,许多地方都要用到。”

    听起来就类似身份证。杨五接过来看了眼,“炼阳·眷·杨五”。随手像徐寿一样挂在自己的腰带上。不同的是,徐寿那个是乌色的木头,看起来沉黯不起眼。她这个却是镶金嵌银,亮闪闪金灿灿的。

    老头把炼阳峰的玉牌还给徐寿,犹自跟他念叨:“不是我说,道君这也太早了,金丹元阳多么宝贵,不留给道侣,却……”

    徐寿忙打断他,摆手笑道:“道君的事岂是你我能议论的,不说了,不说了,我们还赶时间。”说罢,引着杨五赶紧走了,生怕老头再说出什么不适宜的话来。

    老头跟他熟稔,不以为忤,打着哈欠,趿着鞋子,又回后堂睡觉了。

    徐寿带着杨五出了籍簿司,就去了隔壁院子,隔壁就是勤务司。“日常用品都归这里管。”徐寿跟她说。

    跟隔壁籍簿司的冷清相比,勤务司要热闹的多了,院子里左右两排厢房全是科室,不仅间间有人,门外还都各有两三人在排队等候。徐寿领着杨五找了个只有一人在排的队,等了约一刻钟,便轮到他们进了科室。排队时徐寿便问杨五:“除了先时说的那些,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杨五一时想不出来更多,只见到徐寿的衣衫,忽然想起:“你这样方便的衣服,可以的话,来两套。别的一时还想不到。”

    “既然这样,旁的用品,我先替你做主可好?若有缺的,随时再来补上即可。”

    “麻烦你了。”

    “不用客气。”

    于是进了隔间,杨五就头晕脑胀的听徐寿熟门熟路的报出了一串的名称:

    “白羽褥两套,蚕丝夏被两套,云绫枕两个,菱纱细罗帐一顶。”

    “肤脂,头油,绵皂,洗面药,洗发膏,牙具,牙粉……都要一个月的量,给的足些,姑娘家这些用的多。”

    “女子短打来四套。”

    “茶具要粉彩、青瓷各一套。新烘的灵茶来四两。”

    “黑窑小炉一个。”

    “水晶镜一面。”

    “孔雀蓝釉麒麟纹香炉,茄皮紫釉狮耳炉。”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