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重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冯一鸣缓缓张开眼,看着洁白的天花板,在枕头下掏出块手表,看着上面的日期、时间,满意的点点头,抿了抿嘴,又想起穿越前听到的警笛声,停在大楼下的警车,又闭上眼睛。

    前世的艰苦奋斗、黑暗中的孤独前行,亲如兄弟的利用、背叛,这一切一切似乎都已经远去,直起身顺手拿过床头柜子上的水杯喝了口水,低头看看这双依旧颤抖的双手,冯一鸣的眼神黯淡下来。

    一九九八年,这一年席卷半个中国的特长洪水没给地处山区的青萍市带来什么震动,人们只在报纸、电视上偶尔感叹其他地区的悲催遭遇,甚至还会私下发几句牢骚,谁让学校逼着所有老师都捐了半个月的工资呢……

    重生后的冯一鸣第一时间没有去想十多年后可能再一次发生的背叛、鄙夷,将注意力集中到父母身上,老爸的腰还没有弯下,被圈入权势斗争中遭人诬陷,意外出局的他这一世还没有踏入那个圈子。老妈的头发还没有花白,后来唠唠叨叨给儿子介绍相亲对象的她还在带着高三毕业班,说话中气十足。

    重生后是为了补全前世的遗憾。

    就算无法改变家人的轨迹,至少前瞻的眼光可以让自己和家人过上富足而安稳的生活,冯一鸣摸索着手中这块还崭新的电子表,这几天,每天早上醒来,夜间惊醒,他都要仔仔细细盯着着手表上的日期,以确定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醒来或做梦。

    门外突然响起冯母的呵斥声。

    “还楞在床上干什么?今天开学,你以为还放假啊!初三了,看你明年中考考个什么成绩!”冯母是冯一鸣中学,青萍市一中的老师,儿子相当一般的成绩让向来好面子的她经常抬不起头。

    听到母亲中气十足的呵斥,冯一鸣嘴角弯了弯,即使十几年后,母亲还是这般刀子嘴豆腐心。

    吃过简单的早饭,喝完每天家里每人必喝的一杯牛奶,冯一鸣转身拿起书包“爸妈,我先走了。”

    冯母楞了下,看了眼已经喝完的牛奶杯“今天喝这么快?”

    不知道冯母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逼家人每天早晚一杯牛奶,还不加糖,天天喝,谁受得了,冯伟安向儿子投来佩服的目光,抬手艰难的抿了口牛奶。

    下了楼走在学校的生活区,这些天宅在家里的冯一鸣近乎饥渴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幕,一楼的化学老师何健老师没教过自己,但是人很好,常带孩子们踢球,三年后在上课时晕倒在讲台上,送去医院发现胃癌晚期,半年后就故去了,留下孤儿寡母,十年后发小聚会,才知道后来这位孤儿没有继续学业,去外地打工,半年后车祸死亡,只留下当时尚是中年的寡母孤独度日。

    正走在前面的和母亲一个组,教初三语文的陶老师,八年后因为琐事和亲戚吵架,心脏骤停送去医院已经回天无术,但是他那位让他骄傲的女儿当时已经在清华成功留校,成为市一中教工子弟生的楷模。

    几位老师亲切的招呼着“一鸣,赶紧的,再不跑赶不上了”

    冯一鸣家就住在青萍市一中的宿舍区,走路过去也就三四分钟,这是青萍市最好的中学,北江省重点中学,知道十多年后,私立高中在市里大肆抢夺生源,但是高考成绩在全省都能排进前三名的市一中依旧是所有学生家长心中的第一选择,冯一鸣站在初中教学楼面前,目光狐疑不定,因为学校这两年的扩招,教室屡次更换,都过了十多年了,鬼记得当时是哪个教室。

    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冯一鸣转头看去,面露喜色,身后正走来的是初中班的学习委员张晶晶。张晶晶学习在整个初三都是出了名的,后来顺利的保送ZJ大学,再之后冯一鸣也不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