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3.六十三条鱼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订不够百分之六十的宝贝们过三天再来看, 么么

    ·

    郑意眠从地铁口出来的时候, 正好收到班长发在班群里的消息。

    语音消息里,班长再三提醒道:“我再提醒大家一次啊, 我们聚会的位置在鹤泉度假酒店,地铁出来走十五分钟就到了, 大家不要找错了啊。”

    这是他们的高中毕业聚会, 拿来庆祝崭新的大学生活。

    听完语音, 郑意眠点开地图APP,看了看导航的路径,确定自己没有走错, 这才加快脚步, 走在夏夜黏稠沉闷的空气中。

    七月末的W市依然堪称火炉, 就连晚上都能感觉到燥热。

    空调外机孜孜不倦地往外喷着热气, 沿街商铺灯火通明, 大门紧闭,不肯让热风钻进店内。

    快走到目的地的时候, 在外面的一条巷子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哭声。

    “求你们了, 别这样……”

    郑意眠觉得这声音熟悉,不由得顿了顿脚步, 折身去了巷子口,借着昏黄路灯往里看。

    哭求的男生叫李天, 是她们高中里一个神智不大健全的人, 独来独往, 有时候说话也说不清。虽然人看起来有点傻,但绝对不坏——有次从老师办公室出来,她手里的作业被人撞倒了,李天曾经帮她捡过。

    但是,因为看起来就很好欺负,学校里有部分人,专门以欺负他为乐。

    这次聚会很多班都在一起办,自然会碰到很多别班的人。

    李天面前站了两个人,此时,为首的那个人正扒下他身上的西装外套,放在手上乱晃着:“哟,我们天天今天还穿了西服啊,这么正式,是准备干嘛?”

    另一个人往他身上踢了一脚:“怎么,以为穿点高档的,就能掩盖自己是弱智的事实了?”

    李天缩着肩膀,目露恐惧,但还是软弱地乞求道:“衣服还给我好不好?”

    “好你妈!”有人直接把李天踹到地上给坐着,“你能竖着出去就不错了,还指望我让你穿这么好的?你配吗?衣服没收了!”

    李天摇头,想去抢衣服:“不行,你们不能这样……”

    “哪样啊?!”那声音听着就凶神恶煞,“你今天是长胆子了是吧,敢碰我,我他妈让你……”

    那人话音未落,伸出手就准备给李天一拳。

    手挥出去的片刻,忽然被人狠狠在半空中截住,往一边一推。

    另一道懒散又带着些微痞气的声音响起,不轻不重,却莫名带着某种压人的威慑力。

    “让他怎样?”

    郑意眠捂住嘴,心里却是一松。

    有人来了。

    那帮打人的小混混里,有人认出来人:“梁寓?!”

    灯光隐隐绰绰,将他的轮廓线模糊描了个大概。

    拓在墙壁上的侧面流畅好看,鼻骨高挺,薄唇紧闭,轮廓深邃耐看。发顶蓬松,跟他人一样,带着一股漫不经心的慵懒。

    他侧头,虽然像是在笑,但语气里裹着一层令人惊惧的危险:“我问你话呢啊。”

    小混混那边两个人,一个人已经开始抖了:“江哥,梁寓来了,我们干不过的,跑吧。”

    被叫做江哥的人起先还弓着身子,不知道想到什么,忽然就挺直背脊了:“跑个屁!我们两个人,还怕他一个人不成?”

    话音没落,墙上映照的人影混做黑黢黢的一团。

    以一对二,郑意眠起先还捏一把汗。

    梁寓手长腿长,利用这样的优势,完全不会落于下风。

    拳来的时候,他身体左闪,快速躲过。紧接着,他抓住一个人的手腕,一用力,把那人的手臂旋到肘尖朝上,那人闷哼一声,完全被他制服住。

    他伸腿一踢那人腿窝,很快就把人踢倒下了。

    第二个人准备在他身后袭击,他猝然转身,抓腕托肘,锁喉,把无法还手的第二个人扔到一边。

    第一个人摇摇晃晃站起来,又给他肚子一拳,梁寓很快捉住他的手,往外用力旋臂。

    与此同时,梁寓自喉咙中发出一声嗤笑:“也就这么大点能耐……哪来的胆子狗仗人势欺负人?”

    他轻松把人撂倒,站在灯下轻微喘着气。

    不知道是不是郑意眠的错觉,恍惚间,他的视线,好似落在她身上,虽不过须臾一瞬。

    很快,两个人开始前后夹击。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大喊一声:“警察来了!”

    梁寓手一顿,手下的人光速闪出来,被另一个人搀着往前跑。

    “我们打不过了,快跑吧!”

    ——原来是他们发现自己打不过了,借警察来了逃跑的。

    梁寓伸出修长手指解开衬衣两颗纽扣,胸膛大力起伏,汗水把衬衣边沿浸湿。

    他抬起眼睑,朝着两个逃兵的方向低笑一声:“孬种。”

    郑意眠微怔,但很快回过神来,往前迈了两步,不知道应不应该过去。

    梁寓伸手,把李天扶起来,李天显然还在害怕里没走出来,颤抖着靠在一边。

    梁寓走两步,捡起被扔在地上的西服,拍了拍上面的灰和脚印,抛到李天身上。

    李天声音颤抖:“谢、谢谢你……”

    “不用,”可能是觉得热,梁寓抓住胸口衬衣抖了抖,声音冷冷淡淡的,“记得把身上灰拍一下。”

    李天答应着,抱着衣服走出巷子。

    梁寓像是想到什么,喊住他,仰头,喉结在月光下尤其明显。

    “以后再遇到他们,就说你帮过我,他们不敢再动你了。”

    “好、好的。”

    眼见事情到了尾声,也没什么可做的,郑意眠收起情绪,打开手机看了看。

    ……

    班长给她发了十八条消息。

    【就差你一个人了!你人呢!】

    她正要回消息,听到班长嘹亮的呐喊:“郑意眠!这儿!”

    她回头,看到班长大踏步跑来:“怕你不知道地儿,我特意出来找你来了,你站这儿发呆干嘛呢?”

    问完话,一抬头,发现巷子里的梁寓:“诶,梁寓?你们班今天也开毕业聚会吗?”

    这俩人居然也认识。

    梁寓点点头,不无遗憾地揉揉后颈:“是啊,但是这会估计都结束了。”

    班长一笑:“那你跟我们班一块玩儿呗!”

    他一顿,目光一晃,很快收回,眼尾挑出一个云淡风轻的笑来。

    “行啊。”

    ///

    聚会上,班长提议玩“我从来没有过”这个游戏。

    “修改一下规则吧,就这样——打个比方说,我现在说,我从来没有翘过课,那么,翘过课的人,就要喝酒!”

    女生们在一边唱歌,男生就在一边玩游戏。

    郑意眠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歌也不唱游戏也不玩,班长叫她过去:“你这么无聊,不如来给我们倒酒?”

    郑意眠笑:“可以。”

    她正愁没事干。

    酒瓶转起来,第一个人豪气道:“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谈过恋爱的,得喝酒。

    ……

    满座各位,沉默了大概有一分钟。

    有人举起酒瓶,作势就要往他身上砸。

    “你这他妈不是为难我们吗?啊,我就问你,在座除了你谁不喝!”

    “你等着,到我了我整死你!”

    “阴险!阴险小人!”

    “First drink!”

    ……

    郑意眠被他们闹得笑得不行,班长挥手:“满上满上!”

    一杯一杯倒好,最后一杯酒,到了梁寓。

    郑意眠本来就存了点别的什么心思,酒瓶边沿挨着梁寓杯子的刹那,被人拦住了。

    她惊了一惊,扭头去看梁寓。

    梁寓食指抬着酒瓶颈,摇摇头,直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