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一只猴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红棉市的道路处处是坑,好像是一个个寓言故事。

    在这座原则上禁摩禁电的大都会,外卖小哥的电单车却跑得很欢,这也是一则寓言,他们的电单车会被城管查处,上演一场场悲欢离合。悲伤的是智人的损失厌恶习性,永别的,是他们每天十几个小时相伴相随的马中赤兔。

    每一个骑电单车的小哥都在赌,赌他们不会被出勤的城管大哥邂逅。在这个不确定的世界中,从来没有人能等候信息完备之后做完美地抉择,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赌。

    市政规定也没有完美的,所以,我们被动的都成了赌徒。

    这位外卖小哥显然输了一把,输给了迎面而来的一个同行,主干道上面冗长的围栏逼迫他逆行才能去到下一个红绿灯,跟低头看导航却仍然飞驰的同行对撞了。

    不知道什么坚硬的东西划破了他的肘部,使得这个黄昏更加血色了。电单车倒在一边,不专业的红色绑带没能束缚好黑色的保温箱,歪在一边,如同被拧断了的脖子的公鸡。

    这都不叫事儿,真正的事情是保温箱里面还有两个客人的外卖呢。说到这个外卖的内容,小哥又赌输了,因为这是最不应该出现在车祸中的重丨庆超级麻辣烫和五谷渔粉,两个品类都是滚烫而多汁,在外力作用下,瞬间汤水就突破了包装,玷污了塑料袋的贞洁。

    这小哥以前也是坐在空调办公室里蹉跎青春的智人,细胳膊细腿儿的,当然没法儿在跟对面的大哥的对撞中讨得便宜,大哥好好儿的,小哥则一脸的忧郁,在街头狠狠地骂街。

    同行大哥赔笑道:“不要紧的,你回去换一换包装就好了。”

    小哥:“要超时了!”

    同行大哥:“我也要超时了,对不起啊,我得走了,白白!”

    小哥满脸愤怒:“别走!”他伸手去拉扯,刚刚稳定了一会儿的电动车又歪倒在一边,那超级麻辣烫跟五谷渔粉的卖相更加不堪入目了。

    他为了拯救电动车,自己也摔倒了,一辆飞驰而过的出租车正好从他的手掌碾过去,他听到了骨裂的声音,传说中的声音骨传导他终于亲身体会到了。

    “啊!我的手!”他本能地怒吼,满腔愤懑。

    这肇事的出租司机居然还若无其事地开着飞车跑了!外卖小哥回头看着出租车的喘着粗气的排气管,心情跌落到了极点,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伟人在演讲中说过的话:“在我人生最艰难无助的时候,我去了陕丨西,来到了延丨安革丨命圣地,在那里我冥思苦想了几天,做出了一个今天看来非常了不起和成功的决定,就是建立淘宝。”

    外卖小哥恐怕去不了圣地,因为经济条件不允许,他最多就是听听冠希的专辑《一只猴子-第三部曲》,从这位摄影大师沧海桑田的声音中反刍一下当年他是如何在最艰难无助之中宣布永久性退出娱乐圈的。

    小哥直接去了医院急救,忘了第一时间给保险公司打电话。就算他没忘记,他也不会打,去你鸭的吉吧保险,老子疼得呀灭爹了,还顾得上什么死鬼保险?

    还好他是老司机,对附近的医院很熟,很快就到了一家耳鼻喉专科医院,病急乱投医。小哥是一个很白的孩子,不过,在成为外卖小哥之后就被紫外线晒黑了,主要是手臂,露在短袖工服外面的手臂很黑,而雪藏在衣服下的胳膊就雪白。

    不过,他干这行不久,的脸还没晒黑,因为紫外线很容易被脸上分泌的油脂阻挡,而只有紫外线才能让皮肤变黑。

    给他包扎的护士妹妹说:“看你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要不是穿着‘美了吗外卖’的工服,真不像是送外卖的啊。还有,你的名字,居尘,更加有文化气息。”

    居尘咬着牙说:“我本来就不是真心干这行的,就是体验一下众包工作,顺便锻炼身体,整天对着电脑对身体不好,我都有点胸闷了,才三十多岁就这样,真不好。”

    原来自己已经是三十多岁了,可能在某些00后看来,已经不能叫外卖小哥,外卖老哥还差不多,居尘忽然有点淡淡的忧伤,感觉自己像“一只猴子”。

    好奇的护士妹妹打断了猴子的胡思乱想,问:“什么叫众包?”

    居尘:“就是把活儿让大众来承包,没有固定的雇员,也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特别自由,我就喜欢自由,虽然赚钱不多。”

    护士妹妹:“这样的工作挺好诶,我也喜欢自由,可惜……我可不能送外卖,外面太阳那么晒,我可不想成为黑玫瑰,嘻嘻!”

    居尘说:“现在不可以,以后这样的工作会越来越多的。甚至连程序员的工作都可以变成众包,发展到极端的时候,每个程序员每次只需要完成一个函数,交给测试程序,通过了测试立刻就得到一笔钱,每次开工之后,最少只需要完成一个函数,几分钟就可以。将来的编程,就像流水线一样,每个程序员只需要精通几个函数,说不定比现在送外卖还要简单,那时候程序员就真正的变成码农了。”

    护士妹妹:“难道像我这种不学无术的女生都可以做程序员了?”

    居尘点点头:“可以。”

    他跟护士妹妹聊得开心,短暂地忘记了身上的疼痛,可惜人家很忙,护理工作可不是想赚就赚。

    开心真的很短暂,因为那两个被他耽误的外卖单子的顾客打电话来催单了,还有一个顾客看到他的定位在一个地方半天没动换,更是火大,都破口大骂了。

    居尘本来就心情不佳,碰到这种吊毛,就直接挂断了电话,忽然之间,他对这份工作都不怎么放在心上了,因为实在是很受伤,感觉这工作无法持久,太危险了。幸好今天只是碾压了手掌,大不了变成杨过,要是把脑袋碾压了,那就完蛋了,要用人体冷冻技术把自己冬眠都不可能呢。

    所以呢,他的账号头上就多了两个差评,还有赔偿,赔了100多,一天的辛苦都白费了。

    第一天,主要感觉是痛,第二天,保险公司联系上了,表示无法断定这是工伤,一个女客服用甜美的声音优雅地抵赖,让居尘哑口无言,一阵前所未有的烦躁涌上心头,一种空前的愤怒在心中酝酿,感觉随时要爆炸。

    在极度的愤懑中,他平时在意的那些东西顿时烟消云散,他进入了一种“顿悟”的模式。

    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他居尘在7、8年前也曾经很努力过,曾经想过改变自己的命运,但后来把这份执着给雪藏了,如同被冰封了一万年的猛犸象,现在全球变暖,又重见天日。

    让我再努力一次,他忽然又了这么一个想法。他所谓的努力可不是一咬牙一跺脚那么轻松,而是像苦行僧一样自虐,忘记一切凡尘世俗,全情投入到一件事情上,当然,他目前还没想到这是什么事,先立志再说。

    “小成就需要朋友,大成就需要敌人。”居尘自言自语了一番,那个撞到他的外卖大哥,那个肇事逃逸的老司机,那个保险公司的客服小姐姐,都是他遇到的挫折的形象代言人,他要化仇恨为动力,让他们都变成带毒钩的鞭子,鞭策自己。只要想到他们,丹田之处就会充满了躁动不安的能量,不自虐一下不足以平民愤。

    他不能送外卖了,医生说,他的手腕至少要一年才能好,而且还不一定100%的好,换句话说,他可能会终身残疾。不知道为什么,居尘的脑子里瞬间想到的是这样一副画面——自己功成名就之后去吃女丨体盛,自己用残疾的怪手轻轻抚摸处女嫩模的身体。

    为什么要用自己的怪手来抚摸呢?为什么不用那只健全的手呢?难道是为了体现自己的独一无二?自己活着的意义可能就是追求跟别人不一样,他觉得。

    老毛病又犯了,他一旦充满斗志的时候,总是想象自己功成名就,提前演练,免得到时候别人看出来他刚刚获得第一桶金。有人在网上问“怎样才能让别人以为自己经常来星巴克?”其实每个人都有这种滑稽的心理,毕竟90%的人都是从吊丝成长起来的,还有百分之八十九永远就那样。

    居尘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外公,他的其中一根手指,也是怪怪的,好像是中指,没有指甲,好像一颗小脑袋,小时候曾经很好奇问过,答案已经忘了,即使没忘记,可能外公也没对一个小孩儿说真话。

    外公是居尘家族里最有文化的人,至少人家是公务员,住在政府大院,还会讲故事,小时候居尘最喜欢外公讲的故事,当然,具体是什么故事,善忘的居尘早就忘光了。据外公说,居尘小时候很爱说话,随便逗一下就叽叽呱呱讲个不停,可是长大之后沉默寡言,让外公很失望。

    没办法啊,居尘脑子里全是区块链这种知识,或者是怎么用标准烛光来确定一亿光年之外恒星的距离之类没用的知识,而乡亲们的认知跟石器时代的祖先似乎也没有太大区别。怎么跟故乡的乡亲们交流?只好沉默以对了。

    故乡距离红棉市并不远,花了三个小时就到了自己家,洗去风尘之后,出门探亲。居尘还是第一次回故乡之后没有立即去父母家,而是去了外公家,吃饭的时候去的,买了一堆菜,让外公外婆两个老人给自己做饭,毕竟残疾人有特权嘛。

    这顿饭吃得特别香,让三十多岁的居尘感觉回到了童年,除了今天是他给外公讲故事之外。外公特别不理解为什么解放军连印度那么弱鸡的国家都不来硬的,应该怼死他们才对嘛。

    居尘就微笑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最次伐兵,外交比武力更重要。中国有几百颗核弹头,印度也有几百颗,真正打起仗来,两个国家都毁灭了,所以,来硬的对大家都没好处。要搞经济制裁嘛,印度基本上没有商品进口到中国,反而是中国有大量的出口到印度,所以,中国还吃亏。

    再说了,得罪了印度,国家的一带一路大战略就完了。因为海上丝绸之路要通过印度洋,而印度海军是称霸印度洋的,航母已经运营了几十年,不像中国,航母还没形成战斗力。就算中国的航母可以战斗了,那在印度洋也是印度的主场,中国的航母恐怕被困在第一岛链出不去,更不用说要过马六甲海峡了。

    路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