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九章 奇怪的男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最快更新梦魇揭案最新章节!

    “你们找王可行?等一会儿吧,估计马上带回来了。”医生倒退两步看向门外的走廊。

    “大夫,他为什么要逃?”我好奇地询问道。

    医生无奈的叹了口气,回答说:“这个男孩自从抑郁倾向被治疗之后就产生了逃离的想法,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想离开医院,负责照顾他的医生护士都习惯了。”

    “你们这样不行吧,如果他从四楼掉下去医院负得起这个责任吗?”我愤然指责的说。

    “他不是从窗户出去的。”陆凌云走过来微笑着拍拍我的肩膀。

    “啊?做的那么细致竟然不是从窗户下去的。”

    医生点了点头,说:“警官说的没错,王可行假装从窗户逃出去,趁着病房里人多慌乱披着白色的床单从门出去的。”

    “他要走你们为什么不放?”

    “其实他也不是真的想走,有几次都到了医院内墙边,护士就看见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望着外面,问他为什么不继续跑了,他什么都不说。”

    正在我们了解情况的时候,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两个男医生按着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走了进来。

    男孩的双手交叉抱在自己的身体上,被长长的衣袖束缚,这种特殊的姿势像极了木乃伊。

    他不闹也不挣扎,精致的单眼皮下有着一双涣散的瞳孔,漠然的看着前方。

    “回来了啊~~今天抓回来的真快。”刚才和我们聊天的男医生面带笑容的说道。

    “先给他处理一下伤口吧,逃出去连鞋都没穿,被树林里的石头把脚划破了。”

    我低头注意到王可行的双脚,原本白皙的肤色被冻得发紫,每走一步地面都会留下一个血脚印。

    “快快,给他放到床上,这有警察同志在呢,别再以为我们虐待患者,传出去让家属知道不好。”

    王可行面无表情的坐回到病床上,被抬起一条腿,脚底板被鲜血和污物沾染的看不清伤口在哪里。

    我撇着嘴转过头,感觉自己的脚心都在跟着疼。

    这种滋味不好受,有时看见的比亲身经历的更加可怕。

    病房外面又进来两个小护士,她们为王可行处理包扎伤口,等一切都忙完了,陆凌云只留下一开始和我们说话的张医生,将其他人撵出了房间。

    我走到床边拽出一把塑料椅子坐下,双眼注视着王可行的脸。

    他脸色很白,比一般的十五岁男孩清瘦,剃得短短的头发和照片中的发型截然不同。

    他身上没有了那种不屑嚣张的气焰,取而代之的只有迷茫。

    这一年他经历了很多,说句心里话,我真的对那个女人产生了恨意。

    谁的孩子不是孩子,王可行是没有亲妈在身边,难道她作为一个后妈就有权利将自己犯下的罪行扣在一个十五岁的男孩身上吗?

    “能跟我说说案子吗?”我想帮他,也希望他有所回应。

    病房里的几个人都在默默等待,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他却始终没有开口。

    站在不远处的张医生说道:“警察同志,他不会说的,他从来到这里就没说过话,这也是我们医院一直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