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五章 偷偷藏不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八十五章 偷偷藏不住

    因为方便, 段嘉许直接把车子开到机场。

    本想中途把桑稚送回学校, 但她又想要送他, 段嘉许也没拦着。路上, 他联系了个靠谱的代驾, 到机场后, 便陪着她一块儿等司机过来。

    他做事不紧不慢的, 一点都不着急,倒是桑稚觉得慌,拽着他往机场里走:“别等了, 等会儿赶不及了。”

    段嘉许顺着她的力道走,笑着说:“还早。”

    桑稚:“我送你去过安检,然后再出来, 师傅应该就到了。”

    段嘉许想了想, 没反对:“行。”

    “劳动节我会回家的,不用你过来。”桑稚走在他旁边, 慢吞吞地说着, “还有, 我刚在网上给你买了一箱吃的, 应该明天就能到。”

    “好。”

    “你不要老是吃外卖,别因为自己一个人就懒得弄。你有空可以去我家里吃饭, 如果你一个人不好意思, 你就叫上我哥一块去。”

    段嘉许觉得好笑:“到了能嫁人的年纪就开始学人带小孩了?”

    “什么叫带小孩?”桑稚瞅他, “我这是在照顾我家的老人。”

    闻言,段嘉许的眉梢一扬, 似乎并不太在意她的话:“嗯?老不老什么的,没什么所谓。”

    “……”

    “是你家的就行。”

    ——

    等段嘉许过了安检,桑稚看不到他的背影时,她便出了机场。师傅恰好也到了,桑稚跟他打了声招呼,而后上了车。

    她打开微信,跟段嘉许说了一声。桑稚退出跟他的聊天窗,百无聊赖地往下扫了眼,注意到施晓雨十分钟前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施晓雨:【你今天见到姜颖了吗?】

    桑稚犹豫地回了个“嗯”。

    施晓雨:【她刚刚打电话一直跟我哭,也不说发生了什么……】

    施晓雨:【最近她的情绪不太好,如果有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我替她跟你们道个歉。】

    桑稚瞬间懂了。

    大概是因为姜颖那边问不出来,所以来问她,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桑稚言简意赅道:【我们刚好路过,看到她被一个女人打骂,没别的事儿了。她没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那头沉默好片刻。

    施晓雨:【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

    施晓雨替姜颖解释:【这个跟她没什么关系的,是她继父那边的事情,她妈妈也准备离婚了。】

    桑稚不太关心这个,又回了个“嗯”。

    施晓雨:【唉,我觉得挺莫名其妙的。虽然能理解那家人的心情,但这样就有点过了吧……跟姜颖又没什么关系。她跟她继父也不亲。】

    这次桑稚没回复。

    施晓雨:【以前是姜颖没想通,因为这个,她也过得很不好,这十几年都过得不开心,朋友没几个。最近因为这个事儿,她想开了一些,以后应该不会再去找你男朋友了。】

    施晓雨:【但可能还是做不到原谅。】

    “……”

    桑稚真的不明白她来跟自己说这么多干什么。她盯着屏幕看了半晌,气笑了:【不用原谅。】

    桑稚:【不需要。】

    把另一个人犯下的罪,强加于段嘉许的身上,最后还施舍般地给了一句“不会再骚扰,但也无法原谅”。

    是不是觉得自己很仁慈,很大度。

    段嘉许没错任何事情,所以也不需要那份本该属于其他人的原谅。

    他从不主动生事,只想远离这些事情,得到不公的待遇,也从不为自己争取些什么。

    只想让自己的生活步入正轨。

    桑稚:【这些事情,你以后不要再跟我说了。我跟姜颖并不熟悉,也并不好奇她发生过什么事情。

    桑稚:【还有,我知道她是受害者。】

    桑稚:【但也不单单只有她是受害者。】

    随后,桑稚放下手机,往窗外看。

    她想起了她在生日那天,随口说出的愿望。

    ——希望世界和平。

    希望世界上,再无活在阴暗角落里的犯罪者。

    希望他们在犯罪之前,能再三考虑这个行为所造成的后果,会同时伤害了多少个家庭。希望他们能考虑一下,自己的家人,会因为他们的行为,过上怎样的生活。

    如果这个愿望太大。

    那么,桑稚希望。

    有一天,所有人都能把犯罪者,和犯罪者的亲属,区分开来。

    ——

    桑稚提前买了五一回去的机票,却没能派上用场。因为在四月即将过去的某个夜里,段志诚去世了。

    直到离世前,他都没能睁开眼。

    他的人生,只剩下撞了人之后的惊慌失措,这辈子都无法弥补的罪,以及对家人的亏欠和遗憾。

    再无其他。

    接到电话的时候,段嘉许极为平静。

    因为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到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他的心情甚至没什么起伏,订了最近的航班,回了宜荷。

    一下飞机,段嘉许便给桑稚打了个电话。

    两人在医院门口碰面。

    桑稚过去握住他的手,嘴唇动了动,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也只憋出了四个字:“我陪着你。”

    段嘉许轻轻嗯了声。

    进了太平间,段嘉许的目光定在其中一个被白布盖上的人上。他盯着牌子上的“段志诚”三字,走了过去,动作缓慢地把白布扯下来。

    露出了段志诚已经变得僵硬,又无血色的脸。

    段嘉许收回手,情绪很淡:“恭喜你。”

    直到死,都不用去面对你所犯下的罪。

    段嘉许思考了下,低声说:“你如果见到妈了,就不要再去找她了吧。别再害她了,让她过点好日子。”

    说完,段嘉许垂下眼眸,盯着段志诚的脸。感觉也没什么话要再跟他说,很快便把白布拉了回去。

    段嘉许撇头看桑稚:“走吧,去办手续。”

    桑稚抬起头,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注意着他的表情,替他觉得难过,又因为他的平静有些不知所措。她凑过去,再次主动牵住他。

    “怎么这表情?”段嘉许温和道,“没事儿,我不难过。”

    毕竟已经过了爱做梦的年纪了。

    也知道,这个世界上的奇迹并没有那么多。希望段志诚能够醒来,却也明白,这个可能性低到可以忽略不计。

    两人出了太平间。

    桑稚忽地停下步子,朝他张开双手:“抱抱。”

    段嘉许一愣,顺从地弯下腰,抱住她。他能感觉到,她的手轻拍着他的背,喃喃低语着:“我不能跟你说没关系。”

    因为,不可能会觉得没关系。

    “但我能陪你一块难过,所有事情都能陪着你,”桑稚说,“你不用自己强撑着。”

    希望你能因此,觉得不那么难熬。

    听着她的话,段嘉许唇角的弧度渐收。像是在想什么事情,他垂下眼睫,忽地喊她:“只只。”

    “嗯。”

    “我是不是真的年纪太大了?”

    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说这个,但桑稚还是认真地否认:“没有。”

    段嘉许的喉结上下滑了滑,仿佛在抑制着什么情绪,半晌后,才似有若无地冒出了句:“那我怎么爸妈都没了啊。”

    “……”

    桑稚的鼻子发酸,抱着他的力道加重。她的眼尾泛红,忍着话里的哽咽,慢慢地,一字一顿地说:“我陪着你。”

    我有的,都给你。

    我所获得的所有温暖,也全部都给你。

    “我给你一个承诺,好不好?”桑稚说,“我们以后会有一个家的,我会陪你到很久以后。我的家人,也会成为你的家人。”

    “嗯。”段嘉许淡声重复,“我们,会有一个家。”

    桑稚摸了摸他的脑袋,学着他之前的语气,认真而又郑重地说着:“别人有的东西,我们嘉许也都会有的。”

    段嘉许笑了出声,声音有些沙哑。

    “好。”

    那些无法摆脱,又割舍不掉的过去。

    在这一刻,像是随着段志诚的离开。

    终于,彻底地过去了。

    ——

    七月中旬,桑稚的暑期到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